2017国际古迹遗址日:文化遗产与可持续旅游

2017-04-19

每年4月18日,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简称ICOMOS)都会庆祝国际古迹遗址日。该纪念日于1983年由第22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确立。

2017年,国际古迹遗址日的主题为“文化遗产和可持续旅游”。该主题的选定,与“联合国国际可持续旅游发展年”及“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有关。

  

  201312月,处于施工最后阶段的巨石阵世界遗址游客中心。由澳大利亚建筑事务所Denton Corker Marshall设计成“可撤销的”(从该景区移走)。巨石阵是欧洲最重要的史前遗址之一。该区域有2000多个记录在案的古迹。新的游客中心每年要接待一百多万游客(2015/2016年度有1359448位游客)。图片©Sue Millar

国际古迹遗址日项目是由ICOMOS国际文化旅游委员会主导,全世界的ICOMOS机构参与的活动。ICOMOS鼓励各委员会将今年4月18日的活动同“国际可持续旅游发展年”联系起来。为了强调该联系,我们希望各委员会在4月18日的交流材料上除了使用自己的标志之外,也使用国际年标志。

2017年国际古迹遗址日为全世界的ICOMOS委员会提供了一个机会,让大家都能庆祝可持续旅游发展和文化遗产保护之间不断加深的伙伴关系所带来的积极成果(也要考虑到潜在的负面影响)。在这一天,ICOMOS——通过其国家和国际科学委员会——鼓励地区委员会和个人思量文化遗产对他们的生活、身份、和群体的重要性,提高人们对文化遗产的多样性及脆弱性的意识,督促人们努力保护文化遗产。这是ICOMOS首次邀请各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与其本地团体分担并提高对创新型方案,也是当前在文化遗产和可持续旅游界的“最佳实践”的意识。

在21世纪的保护背景下,“文化遗产与可持续旅游”是一个重要的主题。伊始之时,我们就应提醒自己,ICOMOS一直是该领域的领导者,在1976年创作出第一本《ICOMOS国际文化旅游宪章》,于1999年——在墨西哥由联合国大会签署——创作出第二本。2017年,ICOMOS国际科学委员会文化旅游正在主持对该宪章的评论,期待来自国家和国际科学委员会的投稿,对他们在组织2017国际古迹遗址日的庆祝活动时召开的会议等活动进行反馈。

  

  印度PinglaPatachitra。为响应印度孟加拉邦加尔各答市的Banglanatak提出的一项文化复兴和小企业发展计划,当地的村民庆祝他们的绘画和歌唱传统,以此获得的收益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图片© Sue Millar

旅游业,尤其是文化旅游业的指数增长,对鼓励日益扩大的正式与非正式的文化交流有着重要影响。文化交流是文化旅游业的货币。文化交流促进和平共处,在当今饱受不安因素困扰的世界尤为重要。本地居民和游客对文化遗产的意义和文化价值观的理解不断变化,可持续旅游的方案赋予人们能力,增强他们对地方、自我感知以及自我身份的意识。反过来,游客回家之后,也会把家乡的文化遗产和文化价值观与其他地方的作比较。

近几十年,旅游业已发展成当今全球领先的社会经济领域。遗址、传统、当代艺术、语言、烹饪、音乐、手工艺、博物馆和文学,都会折射出文化。文化在招待公众方面有不可估量的价值。文化塑造公众的身份,培养人们尊重和宽容的能力,已成为关键的旅游资产,使不同的目的地各具特色。如今,许多国家把文化作为可持续旅游发展的重点。

  

  弗里曼特尔的ArthurHead遗址是澳大利亚唯一的重建海滩。图片© Agnieshka Kiera

ICOMOS文化遗产保护团体一直享有机遇,以扩大其在制定有关可持续旅游发展的决策时的影响范围。从世界文化遗产的战略性管理,到以权利为基础的遗产的保护;从现有环境的重建到文化节——呼吁对历史遗迹进行保护;复原、恢复、对遗产技能的培训,以及作为阐释项目向游客展示这些技能——让本地人和游客直接交流;在餐馆、酒店及公共交通工具上分享文化体验;游客想购买的文化产品的发展;以及数字化世界中即刻可见的视觉影像——即使在最偏远的地区,这也是一件记录和传播的工具。

在这个后真相时代,事物的真实性受到威胁,有关复原、重建和重现的疑问在可持续旅游和保护的决策制定中扮演关键角色。关于是否应该且如何保护现有的遗址、历史城市景观、文化景观及传统生活方式——现存的遗产——是否应该被置于可持续旅游规划的首要位置,中心阶段也是一个首要问题。谁应该为此地特有的文化遗产带来的体验的维护与加强来买单?时尚设计工作室?地方或国家政府?亦或是,每一位访客都应该缴纳旅游税?

  

  圣赫利普西姆教堂是一座七世纪亚美尼亚使徒教会教堂,是埃奇米阿津大教堂及教堂群世界遗产地和兹瓦尔特诺茨考古遗址的一部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